April 14th  MRT

搭捷運的時候
太沉迷於書中世界,
所以猛一抬頭看見,一個女生正把一顆頭
用力的塞進很二手的手提袋中
驚訝的發現自己完全不曉得怎麼面對這種
命案現場

未來胸懷大志要降低犯罪率
研究強姦殺人預謀分屍的變態罪犯的我
一時間只會盯著人頭上散亂的頭髮
兩眼發直

而那只不過是個從髮廊下班的實習生
和她的實習夥伴

當你選擇要做一個醫生
得先試驗自己受不受得了外露的器官和沒有規律,
四處噴濺的鮮血
否則你還得麻煩別人對你做心肺復甦術

這也是我希望成為檢察官
再指望成為司法官
妥協成為犯罪研究員
或許最後
我只適合當觀護人
因為了解不成大器的國家棟梁
不用顧忌他們有沒有解剖別人的背景
頂多和你分享怎麼破壞門把
而不用討論弄斷頸椎就會致人於死,
還死得很漂亮的話。

「女孩子怎麼會想研究這些東西啊?真奇怪。」
奇怪的是你們怎麼不敢去了解他們在想什麼
自從我知道手起刀落對殺人犯來說就跟吃飯喝水或走路一樣是本能
我就再也不想管那些國家棟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ssy 的頭像
dessy

童圓喻

des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